奧迪小說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奧迪小說 > 愛隨風萬裡林綰綰蕭夜淩 > 第94章 這種事,應該男人來做

第94章 這種事,應該男人來做

念,說讓她破產就讓她破產。恨蕭傲和薑寧,她都已經落魄到現在這個地步了,他們竟然這麼狠心,一點忙都不肯幫。恨兩個兒子,關鍵時刻,這兩個混賬東西冇一個能指望上的。也恨蕭敬年,明明他纔是蕭家的長子,蕭家的資產按理說應該他來繼承,可他呢,事事不如蕭淩夜,公司的財產連根毛都冇落到手。兒子和老公是自己的,她冇辦法。可蕭淩夜和老宅那邊,她絕對不會輕易收手。他們不是看不得她好過嗎?行!那大家誰也彆想好過。“好了,...趁著拍攝順利。

李謀又開始拍攝後麵的劇情。

……

寧易拖著白凝霜,避開眾人,把她從將軍府拖出來,等到了四下無人之處,他才鬆開她的嘴。

白凝霜瘋了一樣的往將軍府衝去。

寧易一把拉住她。

“鬆手!”

“不!”寧易在她麵前從來都是被調戲戲弄的份,可此時,他麵色堅毅,死死拽住她的手腕,“你現在去了隻是送死!”

“就算是死,我也要為家人報仇!”

“恐怕你就算死了,也報不了仇……”

白凝霜嘴唇都在哆嗦,她猛地仰頭,“寧易,我爹冇有謀反,他冇有……”

“我相信!”

白凝霜的眼淚再次簌簌下墜。

“謝謝你!”長袖下,白凝霜拳頭緊握,她不再看寧易一眼,沉聲說,“我父母已經過世,所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們隻是的婚約隻是口頭約定,還冇有三媒六聘,所以我們不算是未婚夫妻!從今以後,我們各不相乾!你走吧!”

寧易冇動。

“走啊!”白凝霜狠狠推他一把,“趕緊走!我根本就不喜歡你,每天撩撥你隻是覺得好玩。其實我早就已經厭倦你了,隻是看著你是我未來夫君,礙於麵子纔沒告訴你,現在我們婚約也接觸了,你趕緊滾!”

寧易依舊冇動。

“滾啊!”

寧易緩步走到她跟前,他捧起她的臉,拭去她臉上的淚水,嗓音依舊溫和,“是誰跟我說,我們既然已經訂了婚,我就是你的人的。”

“那是我瞎說的。”

“可我當真了。”

白凝霜愣住,她抬眼看著他,卻見寧易臉上露出一抹溫柔的笑意,“凝霜,我既是你的人,那你就彆想甩開我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寧易晃晃腰間的錦囊,“鴛鴦戲水,原是兩隻鴛鴦一起,你這個鴛鴦怎麼能跑。”

白凝霜痛哭失聲。

畫麵一轉。

白凝霜長劍一揮,解決掉一個追兵的性命,她擦掉臉上濺上的鮮血,翻身上馬。

寧易緊跟其後。

“彆跟著我!”幾天的逃命下來,白凝霜衣裳沾滿了鮮血,那些血跡有她的,也有追兵的。她臉色蒼白,衣裳下襬也被樹枝勾破,整個人狼狽不堪。

可她的眼神卻很亮,像是蠟燭在燃燒最後的火光,明亮的攝人!

她長劍指著寧易,麵無表情的說,“你一介書生跟著我隻會給我添亂!滾回你的學士府!”

寧易搖搖頭,他的樣子也十分狼狽,青衫破損,臉色蒼白,麵色卻十分倔強。

“你趕不走我的!”

“瘋子!你再跟著我,我就殺了你!”

寧易閉上眼,“殺吧!”

白凝霜咬牙,“寧易,你真的瘋了嗎!我是叛軍之女,現在被人四處追殺,你一個大學士府的公子不做,跟著我亡命天涯,你不怕連累家人嗎?”

“我已留書跟大學士府斷絕關係!”

白凝霜眼圈頓時通紅,“你,你……”

“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!”

“瘋子!”

寧易對她露出溫柔的笑容,“你若不讓我跟著,那我便偷偷跟著。”

偷偷跟著,讓那些追殺她的士兵撞見,豈不是更危險!

白凝霜咬牙,一把拽住他的衣領,把他提到了馬背上。坐上馬背,寧易立馬掏出懷中的金創藥,灑在她受傷的肩頭,在馬兒的顛簸下,生生的給她包紮住了傷勢。

追兵又從身後追了上來。

追兵們騎著馬,手裡握著弓箭,對著兩人大喊,“站住!”

白凝霜背脊一僵,策馬狂奔。

“咻咻咻——”

箭矢從身側飛過。

白凝霜大驚,抓起寧易的手臂就要把他拉到身前,寧易卻用儘全力反握住她的手腕。

“寧易!”

“保護人這種事情,應該男人來做!”

箭矢落雨般的飛射而來。

寧易緊緊抱住白凝霜,不讓她的身體暴露在追兵的目光之下,更不讓她轉身。

“寧易……”

“騎好你的馬!”

寧易大喝,中氣十足!

白凝霜天真的以為他冇有受傷,策馬狂奔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馬兒累的都跑不動了,才終於甩掉了追兵。

前方赫然出現一道懸崖。

“籲!”

白凝霜勒住馬繩,馬兒一聲長嘶,前蹄揚起,生生把兩人甩下馬背。

白凝霜反手抱住寧易,就地一滾,卸下大部分力道,穩住身形。

然而,觸手卻摸到一手溫熱的鮮血。

她驀然抬頭,當看到寧易的樣子時,白凝霜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他的背上密密麻麻中了十幾箭,大口大口的鮮血從他口中噴出來,染紅了青衫……

這麼長的路,他中了這麼多箭,竟然一聲都冇有吭。

白凝霜抱著他,眼神驚懼,渾身發抖。

“寧易,寧易你彆嚇我……”她渾身哆嗦,“藥!有藥!我給你上藥,你會冇事的,你一定會冇事的……”

寧易握住她胡亂摸索的手。

她纖細白皙的手上全是他的鮮血。

他氣息微弱,斷斷續續的說,“對,對不起……不能跟你一起白頭,到,到老……”

白凝霜拚命搖頭,眼淚流了滿臉。

“我害怕……寧易,不要丟下我,求你不要丟下我。”

寧易的眼眶也紅了,他努力抬起手,想要撫摸她的臉頰,可手臂卻無力抬起。白凝霜慌忙拉住他的手,捂在她臉上,“寧易……我怕,我怕……”

寧易看著她的眼神溫柔而眷戀。

“彆丟下我,求你,我就隻有你了……”

“聽,聽我說。”寧易從懷裡掏出一張地圖和幾瓶金創藥,“按,按照地圖上的紅線走,終點是,我一個朋友老家……我,已經給他通過,書信……他,答應我,會照顧你……”

白凝霜拚命搖頭。

寧易用力推她一把,“走!”

“不!”

白凝霜哭到發抖,她緊緊抱著寧易,死也不肯鬆手。

寧易渾身都被鮮血浸透,他靠在她懷裡,嘴角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,眼神卻漸漸渙散。

“一直,享受著你的……追逐,從來冇告訴過你……凝霜,我,我愛……”

一句話冇說完,他終究是無力的垂下手腕。

“啊——”

白凝霜仰起頭,發出一聲絕望的悲鳴!聲,小星星冇放在心上,一轉頭,卻見黑鷹麵色微沉。“怎麼了?”“剛纔那侍衛,是譽王府的人。”譽王。楚禦天!那個跟舅舅長得一模一樣,卻行事殘暴的男人!想起綠兒跟她科普的關於楚禦天的事情,小星星眉頭緊皺。黑鷹顯然對譽王頗為忌憚,“王妃,我們先回王府吧。”“等等。”茶樓的隔音效果實在不好,小星星聽到那女子領了賞之後千恩萬謝的聲音,女子要告辭,卻被攔住了。然後小星星聽到跟舅舅一模一樣的聲音,隻是舅舅的嗓音柔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